瓷都德化报

2024年06月10星期一
刊号:CN-35(Q)第0101号
放大 缩小 默认

遇见美好

新闻作者:林星焕  发布时间:2024-06-10  查看次数:121次  

人到老年,我心底里沉淀着几十年来对时代、对家乡的深情厚谊,不吐不快,真为自己能够拥有“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的美好而感到何其有幸!

我的家乡在大山深处,山沟沟是我生命的源头。环境制约着人境。当初,本以为自己只配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艰涩日子,却生逢其时,赶上了20世纪70年代末的高考列车,是时代把我从山沟里送到诗和远方去。

家乡是我的根脉,时代是我的恩人。对于家乡,我相信,这应是磁场感应所致,无论时空差距是多少,那里的一草一木、日暮晨昏总是令我魂牵梦萦,无时不牵动着我的神经末梢。

我的家乡地处闽中戴云山区,地势低洼,呈山间小盆地之势。因山溪水从四面汇聚于此,便形成大山里的“山中水乡”。在这里,水与田园相依,房屋与水零距离接触,乡亲们逐水而居,家乡的烟火气实际上是因水而生。多少年来,在此繁衍生息的乡亲们吮吸着乳汁一样甘甜的山溪水而长大;也因为山溪水的浇灌,家乡的田园才有了稻禾飘香、五谷丰登的景象。在我的少年时光里,家乡的山溪水成了自己的欢乐世界,我在溪水中尽情地放纵自己:游泳、捉鱼、摸虾、洗菜、洗衣……在清粼粼的溪水中激起浪花千万朵。甜蜜的山溪水总是那样无私润泽着我的父老乡亲们,乡亲们的日子也因此变得那样甜蜜。

然而,天地间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大自然也有物极必反的时候。每年汛期,当山洪暴发时,洪水便会残酷地毁坏田园或一些河边建筑物,并无情地威胁着村里人的生命安全。特别是在暴雨夜里,河里一旦发起洪水,河岸上的人家皆不敢安然入睡,而是要开展防洪救灾战斗,乡亲们要在第一时间注视水情变化并积极采取科学稳妥的防灾避险措施。一旦稍有不慎,就会产生严重后果!乡亲们为水而乐,也少不了为水而苦。很多年来,他们一直步履不停地为治理水患而努力着:疏通河道、修筑灌渠、加固田基……所有能够以个人力量去加以防范的手段全都使上了,可都无法实现“治本”的功效。根除“水患之害”成了乡亲们最大的“急难愁盼”。

百姓之事无小事,何况水患之害非同小可,治理之难非常之大。从技术上讲,这是必须运用现代科学力量才能有把握拿捏的硬活,而全面建设这项防洪工程又是一个“线长、面广、点多、量大”的浩大基业,所涉及的规划、设计、资金、技术、地理、生态及其他利益性关系的综合性问题很多,真正做起来谈何容易,谁可堪揽此瓷器活?急难之时见真情,没等乡亲们主动提出要求,上级党委、政府就未雨绸缪,外化于行,为乡亲们打造一项旷世基业——修筑万米防洪大堤。这项防洪工程从2022年冬天开始动工,前后不到半年时间,就于2023年汛期到来前就全面建成完工,彰显的是上级党委、政府“想为群众之所想,急为群众之所急”的执政理念。而今,严重威胁乡亲们生存安全的“水患之害”终于得到彻底解除,安居乐业的美好日子一朝梦圆,这怎能不深深感动着每一位乡亲们的心。

我的老家也坐落在河岸边,过去经常有洪水光临,总是缺少安全感。而今,让我喜出望外的是我的老家也被罩上金刚罩(防洪堤),而这从来是我万万不敢奢望的美事。说句实话,若凭我个人的力量去做,这是永远实现不了的幻想。当下,我竟不费半分力气、不花一分钱就轻轻松松地顺利做成了一件梦寐以求的大事,得到一份雪中送炭的额外福报,这怎能不令我要万分感谢那个给我送来福报的大恩人?

现在,让大家再来看看家乡雨中的河景——

看那曾经对千军万马般桀骜不驯洪水的惊惧,而今却成了一群乖顺的水牛沿着河堤中间的水道在不停地奔跑着,不再伤害无辜,流滥变美景,何其值得称道!此时,很多人会不失时机地用手机拍下那奔腾壮美的浩荡之水,他们要在这跃动的生灵里去捕捉下山乡巨变的时代气象,记录下时代前进的脚步。

对于我在今生今世遇见的美好,此时此刻,我最想说的是:“天上掉下馅饼”的美事真让我遇见到了,分享到了。

放大 缩小 默认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在线投稿